笔趣阁 >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 > 第312章 二傻子
    正如朱尚生所担心的一样,‘墨菲效应’一旦开始,那么事情的结果绝对是向着最坏的方向进行。

    那种速度,就像雪崩,从一块小小的积雪掉落开始,在短时间内迅速滚出巨大的雪球,带动整个积雪层震动,最后让看似宏伟壮阔的雪山轰然崩溃。

    对于找房网尚京分公司来说,从墨远泉被逮捕的那一刻开始,似乎所有的结局都已经注定。

    唯一的变数,便是崩溃的程度取决于内外双方力量的较量,取决于分公司领导人的发挥。

    对外来说,姚衣的要家网以及背后深不可测的势力力量虎视眈眈,见缝插针。

    对内而言,分公司领导人换人了。

    新官上任没来得及三把火,而是自己一脚跳进火坑。

    要家网联合公安局的新闻发布会直接站台奠定了要家网行业领军人的地位,对于找房网来说,这当然是不可接受,可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墨远泉不在,找房网危如累卵,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渠道的反驳这件事。

    他们自顾不暇,又如何征伐外敌。

    媒体的争相报道推波助澜让姚衣的个人声望达到了最高峰,与之相比,墨远泉则走下神坛,身份开始由顶级商人向犯罪分子过渡。

    最致命的是,网络上找房网的黑料已经铺天盖地,每时每刻都在对找房网的商业价值进行无形消磨,甚至有些宿敌正在处心积虑的落井下石,据说有好些地方公司都已经被人以各种由头起诉,墙倒众人推的既视感随处可见。

    所有事件都在传达一个信号,那个强大骄傲前途无量的商业帝国,现在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如果没人能站出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也许会是找房网商业帝国生命的终结。

    或许,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篇。

    那肯定不是墨远泉和过去找房网的投资人们愿意看到的故事。

    没人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每个分公司内部矛盾都在激发过程中,其中又以尚京分公司最为严重。

    在赔偿了五十多名员工的‘赔偿金’后,人事部第二天又收到了高达八十多人的辞职信,并且声明要求赔偿。

    朱尚生接到这个消息,脑子里除了‘墨菲定律’外,又重新泛起一个词,‘多米诺骨牌效应’。

    在他眼里,三百个员工就像是树立的多米诺骨牌,只要有一个人往前扑来,后面的人都会不自觉的跟上,整个场面将会无法控制。

    田秘书看着沉默的朱尚生,焦虑道:“朱总,这样下去不行的,听说剩下的员工也已经蠢蠢欲动,光是‘赔偿金’这一块算下来就得好几百万,咱们账上根本没这么多现金。何况……”

    朱尚生沉声道:“何况什么?”

    田秘书吞吞吐吐道:“何……何况,咱们现在请了曾副院长,还有尚京好几位有名的大状,花费也不少,现在公司的流动资金已经见底了。”

    朱尚生吸了口气,坐正了身子,慢吞吞道:“总部怎么说?”

    田秘书摇头道:“总部不仅没有理会我们要求增派资金的申请,而且将原本应该拨过来的‘重生计划’第二批资金发放日期退后了,我估计……”

    朱尚生冷笑一声,颓然道:“你不用估计了,‘重生计划’需要的资金太多,现在全国都面临严峻的问题,估计是要放弃尚京分公司了。”

    田秘书心中虽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反而转移话题道:“好消息是,邓董下午会和曾副院长一起从天京赶过来,帮我们一起处理广告商的法律问题。”

    朱尚生点点头,微微叹息,心中若有所思。

    本来从名义上来说,过来坐镇大局的应该是杨董,可董事会里其他资方代表却不同意杨董过来,反而派了新晋的董事邓新华负责,摆明了是不再相信杨董。

    毕竟朱尚生是杨董的人,在这个危机的时候,万一两人携款私逃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情也不奇怪。

    比如,这两人上下勾连,给姚衣一个投名状?

    生死存亡的时候,大家的胆子都变得很小,谁都不敢冒险。

    朱尚生心中冷笑,没有了墨远泉,找房网真可以说是一盘散沙。

    现在找房网的情况都已经危机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董事会里的几个资方却还在算计蝇头小利,猜疑不休,毫无远见的互相掣肘。

    不过他也明白,资本的运作规则就是这样,晴天借伞雨天收伞。当找房网前途远大,上市在即,能给赚取更多利益的时候,资本蜂拥而至,恨不得将墨远泉供起来拜。

    可现在找房网恶事缠身,流年不利的时候,资本却在观望退缩,随时准备抛弃找房网全身而退。

    资本运作规则残酷、无情、冷漠,却有效。

    朱尚生定了定神,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梳理了一下要解决的问题,开口道:“这些员工的赔偿金我们给不起,也不可能给。你去告诉人事部,我们提供两个解决方案。”

    “第一,他们主动辞职,我们会发放半个月的工资作为弥补,其他一切免谈。辞职的人需要签一份免责声明,以免二次索要。”

    “第二,如果他们不愿意,那就请市政府过来做调解,你一会替我约见杨秘书,我要亲自去拜访杨秘书。我们替尚京市政府消化待业人员,现在出了恶果,政府必须给我们解决。”

    朱尚生说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种孤注一掷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

    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尚京市政府。

    现在逼着市政府出面解决问题,看上去是个不错解决方法,可这个方法能成立的前提,建立在双方关系不错的基础上。

    要家网被黑客攻击的那个晚上,尚京市主干网都被迫中断了二十分钟,整个尚京市都无法上网,陷入了死寂。

    这种国家级别的黑客攻击,造成的影响已经不能容恶劣来形容,简直是蹬鼻子上脸,拿着榔头敲你的头,还要问你乖不乖。

    市委市政府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多次下指示要彻查此案,后来又有更强大的‘国安’介入,事情的严重性可见一般。

    墨远泉作为犯罪嫌疑人,在没查清楚之前,尚京市政府里没有人敢给找房网说话,谁敢出头,那就是和市委领导对着干,当真是闲自己活得太长。

    朱尚生所说的找杨秘书出面,对方多半不会答应,到时候他就会以舆论的压力为借口,给杨秘书施加压力。

    同时摆出鱼死网破的样子,我们找房网会落到今日的样子,都是因为听了你杨秘书的话,这属于破罐子破摔。

    朱尚生同时心里也在打鼓,万一对方翻脸,拼着名誉不要也不愿意出手,所有人就会明白政府的态度。

    到了那个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会接踵而来,尚京分公司境地只会更加糟糕。

    不过此时此刻,朱尚生已经没有了任何方法,就算是饮鸩止渴,他也必须先将这杯毒药喝下去再说。

    想到姚衣正大张旗鼓打着“智能港口项目”成员的旗号做宣传,公安局给他开新闻发布会,电视台的广告随便上,朱尚生就觉得自己胸口堵得慌。

    这特么是亲妈和后妈的区别,不,应该是亲妈和隔壁阿姨的区别,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

    王辉站在金融科技大厦外,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荣光大厦,心思如同潮水起伏波动。

    荣光大厦是他一手签下的合同,他也曾意气风发的在总经理办公室里畅想过未来。

    那是一个姚衣溃败,要家网被他收编的未来,现在想起来,真让人感到惆怅失落。

    甚至他站在这里,都能感受到一阵来自内心的不甘。

    王辉从天京偷偷赶过来,心中依旧怀抱着对墨远泉的忠诚,还有对找房网的深厚感情。

    作为公司元老,他不愿意找房网因为这样的原因崩溃掉,在他看来,只要墨远泉能够回来,其他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就算丢掉了尚京市场,找房网依旧手握国内其他省份的市场,从数量级上来说依然保持了碾压的优势。

    保住自己的优势后,将要家网限制在尚京市内,找房网的前途依然光明。

    可这一切想象的原点,还是在墨远泉身上,要如何才能将墨远泉救出来?

    王辉最后想到了这个笨法子,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法子。

    他准备用自己,将墨远泉换出来。

    姚衣不是想要用自己吗?现在他主动来投,唯一的交换条件就是让姚衣放墨远泉一马。

    虽然外面报道满天飞,说墨远泉牵涉国家机密巴拉巴拉的,但王辉有种直觉,这事儿和姚衣绝对脱不开关系。

    就算不是姚衣直接安排,也和姚衣脱不开关系。

    他抖擞了精神,大步走入金融科技大厦,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姚衣答应这件事。“王辉?他来干什么?”

    听到樊力的汇报,姚衣眉头一跳,有些惊讶。

    余伟文的事情让姚衣颇为担心,对王辉这种人才的渴求也一直存在,可当王辉真的送上门来,姚衣本能的觉得不对劲。

    不过想到王辉的人品言行,姚衣又放松了警惕,暗笑自己最近太过紧张。

    “让他进来吧,还有,下午我们要参加广告界的新闻发布会,让米萌、柳珏准备一下。”

    姚衣顿了顿,又加上了余伟文的名字,毕竟余伟文除了‘同学事件’外,这段时间确实表现的不错。算了,我这尊佛大,这点孙猴子犯的小事,还兜得住。

    御下之道是门大学问。

    水至清则无鱼,能够容忍会犯错的员工,某种意义上,也能让公司凝聚力更强。

    凡事有度,掌握好这个度即可。

    樊力应声而去,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王辉推门而入。

    “王总,稀客啊。”

    姚衣站起身来,亲自给王辉倒了杯茶。

    王辉接过茶杯,放在一边,直接开口道:“姚总,我知道您现在很忙,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已经向找房网提出辞呈,只要审核通过后,一周我就可以到您这边来上班。”

    “哦,王总怎么态度转变这么快?”

    姚衣微微一笑,要是换了别人,姚衣可能会怀疑对方的人品,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嫌疑。

    可王辉不一样,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人品能力,他是墨远泉的死忠,除非出现重大变故,不然王辉不可能离开找房网。

    王辉在找房网内部的情况,他有所耳闻,但现在应该还没到那一步才对。

    难道说……

    姚衣望了他一眼,淡淡道:“王总有什么条件要提,不如说出来听听。”

    王辉深吸口气,沉声道:“我希望姚总能够放墨总一马。”

    “放墨总一马?墨远泉?”

    见王辉默认,姚衣笑出了声,敲桌道:“王总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传唤墨远泉的是尚京市公安局,不是我。”

    他双手一摊:“我既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答应你这个要求。”

    王辉道:“姚总,您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就算这事儿和您没有关系,您也有这个能力将墨总捞出来。”

    他咬牙道:“只要您点点头,我今天就能上班。”

    姚衣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浮现一丝轻蔑笑容,语气渐渐转冷:“王辉,先不说我有没有能力解决墨远泉的问题,光是你提出的交换条件,真能值得我去做这件事?”

    “我费尽心思帮墨远泉脱罪,就是为了让你来要家网上班?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王辉脸色一白,刚要说话,姚衣挥手打断道:“你现在被墨远泉作为弃子,正在接受内部审核调查,随时可能被送到经侦支队立案,根本就是身不由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敢用自己来和我提条件,你是不是认为我姚衣年轻好骗?”

    王辉再次咬牙,分辨道:“不是这样的,这只是墨总为了平衡董事会内部采取的手段……我是他的老伙计,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真的吗?”

    姚衣冷笑一声,淡淡道:“你太小看墨远泉了,他能够做到今天这个位子,什么手段没用过。你也不想一想,他身边的老伙计这几年都接二连三的出事,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们要家网这次被黑客攻击,就连尚京主干网络也沦陷终端,可见墨远泉手段之黑,性格之猖狂,就算没有今天的事,他迟早也会因为他的性格付出代价。”

    “现在你竟然还为这种危害社会的人求情,还想让我帮他脱罪,拖我下水?”

    “我真是看错了人。”

    王辉嘴角抽动,想要说点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内心隐约感觉到姚衣说的有道理,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墨远泉和找房网就这么沉沦,让他袖手旁观,他实在是做不到。

    “好了,没什么事王总就请回吧。还请王总自己保重,不要身陷囹囵还不自知,那就很悲哀了。”

    姚衣下达了送客令,王辉浑浑噩噩的走出了金融科技大厦。

    他看着荣光大厦的顶上似乎有乌云笼罩,心里也蒙上层厚厚的阴霾,姚衣的话语一直在心中回荡。

    他第一次产生怀疑的情绪。

    莫非真像姚衣说的那样,墨远泉对待自己这些老伙计,从不留情?

    王辉却不知道,姚衣正站在办公室落地玻璃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姚衣眼神里并没有多少轻蔑,只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二傻子。

    真是个二傻子。

    白瞎你那么好的能耐,却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懂。

    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你是怎么在我手下撑那么久的?

    人性可真复杂。

    --------------

    本想安心看书,踏实写我这本扑街书……但是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