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 > 第159章 光芒万丈刘主任

大发六合网址—大发六合彩合法吗?

    作为大学中有名的天才,尤佳落的所有学科基本上都是自学完成,不是她故意旷课,而是对游戏有着莫大的兴趣,所以很多时间都用在了游戏上面。

    她在游戏上的天赋,相信姚衣和李鸣是深有感触,动感天地游戏厅能有如今的热度,尤佳落功不可没。

    而在学习上,她更是鬼才,自学大四课程不说绝无仅有,但是万里挑一还是要的,更厉害的是她能提前完成课程,鬼才之名当之无愧。

    但她成绩虽好,也提前完成了考证与绝大部分的学分,可最后这一学年还有几门必修课,她必须亲自到场,点名总不答到会被记为不及格,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听完她的解释,姚衣皱了皱眉头,这事确实不好解决。

    当然了,尤佳落要是学他一样,不念了也就不怕什么,直接去退学就行。

    但人与人却有区别,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这样任性。

    何况她都念到大四,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毕业,这个时候退学,任谁都不会答应,哪怕是为了加入一个不错的公司。

    “能不能跟你们学院沟通一下,请一个长假,反正你都自学完成了,到时候去参加考试就完了呗。”

    李鸣提了个建议。

    姚衣五千万一出,王炸。

    李鸣也没心思抢人了,人家那才叫正事,自己这小打小闹的盘子,就不拖后腿了。

    姚衣双眸微亮,他也不是非尤佳落不要,只是他找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找了个不错的,又能掌握的,确实不想放弃。

    他看了眼尤佳落,给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尤佳落摆了摆手,道:“只要学校同意,我没意见。但这个事情应该基本不可能吧,那个铁面人呐。”

    姚衣思索片刻,果断道:“我陪你去一趟吧。”

    决定后,两人没有耽搁,出了游戏厅,由樊力开车直奔尚京师范大学。

    ……

    刘枫泽作为尚京师范大学财会系主任,不参与教学任务,但学生的请假、及各项事务都需要他来处理。

    这段时间,尚京师范大学学风非常不好,在学校中各种污言秽语四处流传,校门口的每周“车展”可谓人尽皆知,甚至很多老师也都在私下议论,这无疑引起了上面的重视,经过开会决定,处理这件事情的任务就落在了每个系的系主任头上。

    当然了,明面上还是校长负责,干好了是校长的能力,干不好都是下面的系主任们背锅,愁的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看着窗外宁静的校园,刘枫泽思绪如同乱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学校风气不正,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趁着苗头小果断掐灭,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但难就难在如今这事已经闹大,甚至上了报,被各种新媒体日常鞭尸。

    这让尚京师范大学这座知名学府颜面蒙羞,甚至可能影响到校长的升迁,这才如此雷厉风行。

    刘枫泽几乎挠破头皮,全国的师范类院校不都这样,别人不都没办法吗!

    这特么是师范院校的老大难问题,谁都解决不了啊!

    可上面只要结果,不管你怎么解决,反正你们都得给我搞定了。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好的办法,刘枫泽摇了摇头,喃喃道:“看来得找些人一块想想。”

    他一个人想不出来,就不信一群人还想不出来。

    咚咚咚!

    “谁啊?”

    刘枫泽心中乏起厌烦情绪:“进来。”

    映入眼帘的是尤佳落那傲然的身材,和出色的资质。

    她身后跟着名年轻人,穿着身名牌休闲装,像是很有些臭钱的样子。

    “刘主任你好,我是财会专业大四学生,尤佳落。”简单介绍了自己,尤佳落继续说道:“我想请个长假,麻烦主任审批。”

    “小尤啊,你坐。”

    尚京师范大学学生众多,刘枫泽记住的没几个,尤佳落恰恰是其中之一。

    尤佳落在学校里挺活跃,社团活动长期有她一份,再加上她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是系里有名的奖学金钉子户。

    各方面综合评价考核下来,尤佳落算是财会系的王牌,几乎年年评优都有她的名字。

    不过,看她身后跟着的姚衣,刘枫泽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问道:“请假做什么,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说着,他顿了顿问道:“这位是?”

    “是这样,我找了一份工作,这是我的老板姚衣。”尤佳落解释道。

    “您好,刘主任。”姚衣看了他一眼,缓缓的伸出手来。

    不过,刘枫泽并未与他握手,反而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老板?姚先生年轻有为啊,像你这个年纪开公司的不多,不知道您开的是什么公司?”

    作为系主任,他接触的公司老板非常多,毕竟学校也与很多公司合作,向他们推荐人才,他正好是负责人。

    此刻,见到姚衣这么年轻,他心里还是多了几分警惕,这要是出了问题,学校可是要担责任的。

    当然,对于那些知名大企业,刘枫泽不会有太多意见,只要考试能过关,毕业答辩没问题,不是不能酌情处理。

    毕竟大学的核心评估指标正是就业,每多送一个学生进五百强,对学校也是好事。

    “刘主任过奖了。”姚衣看了他一眼,对他道:“一家网络公司,公司不大,但五脏俱全。”

    刘枫泽一听是家小公司,心中略有不快,看看姚衣的打扮,又看了一眼尤佳落,心中有些遐想。

    他正为这事犯愁呢,居然还亲自找上门来了!

    老板?老板!哼!

    见过搞包养的,就没见过这么狂的,直接包到我面前来了,都盯上我系里好不容易出的好苗子了!

    他既愤怒,又有些痛心,研究生学院那边不少老师给他打过招呼,希望将来尤佳落考他们的研,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漂亮得过分的优秀学生终究是沦陷了。

    时代腐朽,人心不古啊。

    显然他是误会了,姚衣见他眼神古怪,来回打量着他与尤佳落,略感好笑。

    “刘主任放心,我们公司虽小,手续齐全,绝对正规。现阶段,公司处于发展阶段,正好缺一位会计,我与尤同学是朋友,所以向她发出了邀请。”

    刘枫泽不信,若是前段时间,他或许会相信这番言论,但是最近学风的问题,已经有很多女同学,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到他这里“请假”。

    事后证明大多数都有问题,但奈何是学生自愿,学校也不能说什么,顶多是记个处分。

    前段时间有位女同学甚至被爆出有了身孕,然后又被“老板”的正妻堵在校门口扒衣服揍一顿打到流产,随后上报纸上新闻,彻底揭开了遮羞布,也正是因此而引起上面的关注。

    “姚先生是吧,抱歉,尤同学没有毕业,暂时还不能去你公司上班,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刘枫泽直接拒绝,对着尤佳落说道:“有天赋是好事,但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学习,才是你该做的。”

    姚衣:“刘主任,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

    刘枫泽摆了摆手,打断道:“好了,不用解释。误不误会你自己知道,以后,请不要再打扰我的学生。”

    他正气凛然,大有种我为祖国花朵抛头颅洒热血的味道。

    得,越解释越乱。

    姚衣冷笑一声,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他猜透了刘主任的心思,只能说觉得这事挺荒诞。

    一旁的尤佳落一脸的尴尬,“那个,主任。姚衣是我朋友,他确实开了一家公司,需要一名会计,我正好符合这个标准,所以想在毕业前实习实习。您放心,大四的学业我全都自学完成,保证毕业考试通过。”

    刘枫泽听闻,眉头一皱,心中更加烦躁,“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刘主任,我司可以出具正式的邀请函。据我所知,贵校大四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实习地点吧?”姚衣神色一冷,不爽道。

    对这位油盐不进的系主任,姚衣有点失去了耐性。

    “主任,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楚。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感谢刘主任你对我的关心,但读大学不就是为了就业吗?请您尊重我的选择,也尊重我的人格,我绝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况。”尤佳落一脸坚定的说道。

    她本来就不是毫无主见的乖乖女。

    她对自己的人生有着长远的规划。

    她的那些学姐学长,绝大多数毕业之后都成了业务员,成了文秘,成了办公室文员,走入各行各业的很多,从事本专业的甚至一半都不到。

    即便有幸刚毕业就担任财会类工作,但不少人都在小公司里跟着臭皮匠老板蹉跎岁月,平白浪费生命。

    如她这般,在毕业之前就有机会进入五千万级创业公司,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过来的路上她知道姚衣的身份竟是姚氏集团姚起的儿子后,就拿定了主意。

    刘枫泽却已经先入为主,只一脸随便你说得天花乱坠,我自横刀向天笑,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味道。

    他眼神里还有种同情与痛心,他觉得尤佳落虽然聪明,但社会经验终究少了,这是被人忽悠瘸了还在帮人说话呢。

    他就双手抱胸,不言不语。

    尤佳落见他油盐不进,真急了,“据我所知金融系不少同学刚进大四就去各大银行实习了吧?为什么他们可以我不可以?”

    “哼,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总之你的假期我不会批。”刘枫泽实在绷不住了,痛心疾首着直锤胸口,“尤佳落啊尤佳落,麻烦你对着镜子照一照。你长什么样,你心里没数吗?你是我的学生,保护你是我为人师表的天职!我实在不想让你跳火坑!”

    “你说这姚老板才多大岁数,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能搞个什么公司?你个才大四的学生,你真以为他是求贤若渴找上你?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他在骗你!把你骗得一干二净!等你毕业,随便你要去做什么,我刘枫泽无权干涉,也没有资格干涉。但现在,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要捍卫这片净土!”

    “姚老板,我本来想给你留点面子不戳穿,我知道你肯定有些小钱。但你想玩,随便去外面找人玩,能不能别来祸害校园,毒害咱们祖国的下一代了?总之,我刘枫泽在这里一天,你就别想得逞!你去找人,你是富二代,你是权贵,你去找人把我撤了!那我就给这狗屁世道低头了!”

    这一刻,刘枫泽光芒万丈。

    尤佳落目瞪口呆。

    姚衣嘴角直抽,你说我是夸你呢,还是给你发一朵烈士小红花呢?

    你咋这么优秀?

    这老兄已经进入革命烈士状态,敌不过,是在下输了,先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