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有君子 > 第五十六 追击董卓
    孙坚闻言顿时一愣,满腔的怒火犹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什么脾气和怒火,都被冲到九霄云外去了。

    陶商仰起头,看着孙坚帅帐的棚顶,犹如自言自语般地道:“洛阳城内被董卓付之一炬,现在进去,说白了只不过是捡捡遗留之物,但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四世三公之后,能这么掉面?想来想去,就只有找一个上宽下窄,肥瘦匀称的冤大头先去探探路了。”

    孙坚沉默了一会,抬头幽怨地看着陶商,嘶哑着道:“孙某哪里看着上宽下窄,肥瘦匀称……你当我是牲口吗?”

    陶商摇了摇头,否认道:“我可没那么说,陶某只是想表达,孙府君一直被袁术当成刀枪利用尚且还不自知么?你杀了荆州刺史和南阳太守,众诸侯对你早有忌惮,只是你善于用兵,征讨董卓时不得不利用你冲锋陷阵!如今董卓已经逃遁,诸侯也无意继续追击,不久之后,就是相互吞并,自相动手的时刻……孙府君身上劣迹斑斑,不知道会不会沦落到众矢之地呢?”

    陶商的话,终于触碰到了孙坚心底的一根紧绷的弦!

    这根弦又如一根刺,自打在颍川失去了袁术的信任之后,便深深的扎在孙坚的心窝处,成为了他至今悬而未决的痛处。

    当年与袁术合作之后,孙坚仗着一腔虎威,天不怕地不怕的四处得罪人……后来仔细想想,方才知道种下诸多恶果。

    通过上次在阳翟孔伷处发生的事,孙坚也看出袁术不过是在利用自己,何时翻脸都说不准,如今在这中原之地,放眼望去,竟然是一个盟友都找不到……

    一个盟友都找不到……

    等等……

    孙坚猛然抬头,却见陶商正微笑着看向自己,犹如普度众生的活菩萨一样,正伸出可以接纳的双手,冲着孙坚展露出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跟我们去追董卓,不管能不能赢,都能赢得天下士子的口碑!到时候曹操、鲍信、张邈、刘备和我,加上孙府君你,我们几个在天下人的口中,就是拥戴汉室一派的代表人物了!说白了,即使我们不是同一个阵营,天下人也会把我们归到同一个阵营!”

    孙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通过了陶商这最后一句话,终于下定了决心!

    伸手将桌案上的宝剑从缓缓拔出,一字一顿吩咐黄盖道。

    “公覆……点兵!”

    “咚咚咚咚!”

    通往洛阳西面的大路之上,五家兵马已经全部集齐,刀枪林立,鼓噪声鸣。

    五家兵马尽皆在此,其中:

    济北相鲍信兵马一万五千。

    徐州陶商。糜芳领军一万。

    骁骑校尉曹操,领军五千……另有陈留太守张邈本人虽未出征,却派遣麾下的卫兹跟随曹操一同追击,并助五千兵供其调度。

    长沙太守孙坚,领兵两万五千。

    公孙瓒麾下刘备,有兵马三百。

    各路兵马齐集在此,直等向着西面追击董卓而去。

    “出发!”曹操拔出宝剑,冲着身边的夏侯惇发下命令。

    夏侯惇手中的长枪一举,身后的传令兵便立刻扬起手中的旗帜。

    牛角声紧随着令旗吹响,六万多的大军,以各军骑兵为先,沿着道路向着前方冲杀而去!

    为首的各家将领,以关羽、张飞、曹操族中亲戚夏侯渊、族弟曹洪、许褚、程普、黄盖、鲍信之弟鲍忠,八名前锋上将领兵勇往直前。

    陶商和其他几位诸侯坐镇中军,看到这个前锋阵容也不由得暗暗咂舌,己方兵马数量虽然不如董卓,当打前锋的,却都是日后赫赫有名、威震一方的牛人……不是猛将就是帅才的料,只是现在各个声名不显,因而在诸侯联军阵前不得重用。

    直到组成了这个小群体后,才可以让他们真正有发挥的余地。

    就这个先锋阵容,就算是董卓派吕布来也是白搭……光打吕布甚至有点太轻松了,陶商个人认为完全可以虐杀吕布ps。

    由八名先锋大将率领的骑兵前军已经跑没了身影,由五位中军主帅率领的中军各兵种也已经陆续开始向前疾行。

    陶商从来没有这么快的骑马疾行过,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感到大腿内部都要被磨破了皮,而且这么长时间的劈叉奔驰,感觉两只腿都快抽筋了。

    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属于追击阶段,一寸光阴一寸金,追击敌人讲究的就是个争分夺秒,不然的话,也不会将各家的精锐骑兵放在前方先去与敌军周旋,为的就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追上敌人,并将他们缠住,等待后续的支援。

    所以说,陶商即使抗议要求下马甩甩腿歇一会,其他几位诸侯估计也不会搭理他……以孙坚的狗脾气,说不定还会上来踹他一跟头。

    也不知又跑了多长的时间,前面终于有斥候回马赶过来汇报。

    “报……!”

    曹操猛一勒马,站住马步,目光炯炯地看着那名斥候道:“讲!”

    斥候汇道:“报!前方已经见到洛阳迁移队的后方民众队伍,约有民众数万人,并有西凉铁骑千余!先锋骑军已经与敌方展开交锋!”

    曹操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孙坚。

    孙坚知道曹操的意思,会意地点了下头,随即下令:“命先锋军火速冲破敌阵,无需多与敌军过多纠缠,千余西凉军不足挂齿,一会由我等中军聚众歼之。”

    “诺!”

    斥候闻言,转身便又向着前方加速而去了。

    刘备看着斥候身影消失的方向,面色异常的严肃,道:“看来,我们马上就要追上董卓的迁移队伍了,敌方兵力虽然分散,但也不可大意!我等还需多加小心为上!”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刘备的意见,随即又催促兵马上路。

    鲍信与陶商并行前进,一边赶马一边问转头向陶商询问道:“陶公子,此番出兵,兵分两队,前部先锋骑兵为一队,我等率领步兵弓弩又是一队,董卓军有二十万众分散在百里之上的迁移百姓中的各处,如此打法,依你之见,胜算几何?”

    这话在陶商听起来,多多少少有点考究的意思。

    鲍信这是有意指点指点自己。

    可是在这种情形下,两条腿因为加紧颠簸又累又痛,陶商实在是没有心情鲍信探讨这些东西……只想略做敷衍。

    陶商一边用两腿紧夹马肚,一边扬起手中鞭子,指向远处,高喝道:“此番乃是以忠义之师追击暴虐之徒,以王者之师战不义之军,自古邪不压正,我等勤王之师虽然是以寡击众,但也定然可以大胜而归,救回天子,还驾洛阳……更兼有诸位将军用兵如神,焉能不胜董卓吕布之辈?”

    说罢,将马鞭向前一指,高声道:“全军向西,随诸公杀贼!”

    陶商身后,孙坚的嘴角不由的撇了一撇。

    “小子……”孙坚喊了陶商一声。

    “何事?”陶商回头。

    抬手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孙坚阴沉地道:“西面在那边。”

    “哦!”

    陶商露出一个微笑,表示感激,又指着孙坚指定的方向:“全军向西,随诸公杀贼!”

    看着陶商这副敷衍的样子,鲍信恨不得伸手抽他两撇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前面的曹操喊道:“各位,你们看前面!”

    众人抬眼望去,却见前方依稀已经能看到一支长长的队伍在官道上缓慢行走,队伍在阳光的照射下,于地面上拉出了一道道长线般的身影。

    约有近十万落在大队迁移队伍后方的百姓,正扶老携幼,在一群手持刀枪兵械的西凉军的斥责与不时的抽打中,带着行李,推着轮车,亦步亦趋,正艰难的向着西方缓缓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