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作者降临 > 第24章 真·打脸!
    一听要赔礼道歉,那少年脸色更黑了,让他一个修仙者,给一个凡人道歉,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只见他赔笑道:“这位道友,我愿意赔偿汤药费,至于这赔礼道歉,就算了吧。”

    “必须赔礼道歉,否则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张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

    “我虽然只是炼气三层,不如你炼气六层修为高,但你休想羞辱与我。”那少年盯着张离,恨恨的说道。

    “我可告诉你,我堂兄就是五华门弟子,且是炼气七层的高手。你若敢动我一根毫毛,到时候我堂兄知道了,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好,诸位道友都听到了吧,此人伤人在先,不但不知悔改,还借他人之势来威胁于我。”

    张离面色一冷,“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替你父母好好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做人的道理!”

    说着,抬起另一只手来,只听得啪的一声,一巴掌抽在了那少年脸上。

    “你,你,你,竟敢打我!等我堂兄来了,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少年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羞愧的,还是被打红的,对着张离直接咆哮道。

    “做错了事,还敢顶嘴!”

    张离目光中寒光一闪,抬起手来又是几巴掌狠狠抽了上去。

    “道不道歉,道不道歉!”

    “别,别打了,我,我道歉,我道歉……”那少年被打的涕泪横流,一张脸都快肿成猪头了,连忙对着张离求饶道。

    “好,这就对了嘛,早听话不就好了么。”

    张离听言,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来,放下那少年说道:“赶紧道歉,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对不起!”那少年对着何秋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何秋连忙说道。

    “我能走了么?”那少年一脸畏惧的望着张离,弱弱的问道。

    “好了,可以走了,以后记着,不要随便欺负人,就算是凡人也一样。”张离好似一位先生一般,好心的教导他道。

    那少年再不敢逗留,拔腿就往其他地方跑,只想离张离越远越好。刚走出几步,突然发现,前方正有一个熟悉的人向着此处走来。

    “堂兄,堂兄,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那少年连滚带爬的向着来人跑去,并一把抱住那人的腿嚎啕大哭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那人望着一张脸几乎变成猪头的少年,倒吸一口冷气问道。

    “是他,是他打的我,堂兄你可千万要给我做主啊!”那少年指着张离,愤恨不已的叫道。

    那人目光瞬间一冷,对着张离道:“我乃五华门弟子李振,这位道友为何以大欺小,欺负我兄弟一个炼气三层的小修士。”

    张离望着那李振,面不改色的说道:“为何欺负他?你何不自己问问你兄弟,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李振听言,随即向着那少年问了起来,“李林,到底发生了何事,老实说来,哥哥我替你做主。”

    那李林随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起来,将途中如何撞倒何秋,如何被张离找上门来,如何被当众羞辱殴打之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堂兄,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那李振听完,望了他一眼,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瞬间就将李林打的趴在了地上,嘴角鲜血不住流出。

    “你干嘛,干嘛打我!”李林望着自家堂兄,捂着脸,含着泪问道。

    “身为李家子弟,竟然欺负一个凡人,简直就是给家族丢脸,这一巴掌,就是替你爹娘教训你的。”

    李振说着,转头对着张离道:“这位道友,我这小兄弟随意欺凌凡人,我现在已经替他父母教训过他了。现在,该算一算你欺负他的帐了吧。”

    “哦,你这是何意?”张离微笑着问道。

    “我李家子弟欺凌弱小,自然有我李家之人教训。你身为炼气六层修士,欺负他一个小小得炼气三层,不也是欺凌弱小么,这一笔账,我们自然要好好算一算。”李振冷冷说道。

    “好,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算是见识了。”张离对事情的发展并不意外,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既然如此,划下道来。”

    “爽快,你既然仗着修为欺负我家兄弟,那我自然也要仗着修为欺负下你,如此才公平。”李振冷笑一声,一拍储物袋,一柄飞剑顿时飞出,向着张离杀了过去。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如何仗着修为来欺负一下我!”张离回之以冷笑,同样一拍储物袋,飞剑飞出,向着袭来的飞剑杀去。

    当,只听得一声飞剑撞击的声响传来,那李振的飞剑瞬间便断成了两截。

    “嘶,极品法器?!”望着自己的断剑,李振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他自己的飞剑可是一件上品法器,而能瞬间就将自己的上品法器击断,此人的飞剑至少是极品法器,甚至更高!

    张离冷笑一声,并未回答,飞剑再动,向着李振杀了过去。

    就在这里,一个声音在山门处响起。

    “住手!山门重地,擅自动手者,杀!”

    伴随着声音,一个中年男子脚踏飞剑来到了此处,对着李振与张离二人喝道。

    听言,张离瞬间停手,并将飞剑收回了储物袋,好似刚才的战斗从来不存在一般。

    “呵呵,原来是周师兄,小弟只是在跟这位道友切磋一下而已,可没有真的动手。”李振压下飞剑段成两截的心痛,陪着笑,对着那中年男子说道。

    “嗯,既然只是切磋,那就算了,李师弟应当知晓门规,可千万别让为兄为难啊。”那中年男子说道。

    “多谢师兄,小弟明白,等该日再来请师兄共饮一杯,好交流下修炼心得。”李振点头说道。

    那中年男子随即转身离去。

    李振回过头来,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对着张离冷笑道:“算你运气好,这一次饶你一命,待你离开我五华门的时候,我还会来找你的。”

    “离开五华门?我为何要离开五华门?”张离嘿嘿一笑道:“本人此番前来,便是参加五华门入门试炼,待得今日一过,我便是五华门弟子了,你恐怕注定要失望了。”

    “入门?我五华门乃越国六大宗门之一,岂是你想进就进的?”李振不屑的笑了笑。

    “我观你样貌,当有至少二十七八岁了吧,到了这个年纪竟然才修炼至炼气六层。以你的资质还想入门,真以为我五华门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么?”

    听言,张离嘴角微微一翘,笑道:“哦,既然如此,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啪啪啪,打脸的声音,就像收藏和推荐增加时候的声音一样。诸位请尽管拿来砸我,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