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说领主 > 第十六章 墨不行

大发5分排列3—大发1分彩注册

    “李文。”

    在另一个角落处,一个身着风骚大红色服饰的黑发男子举起手中的酒杯。

    饮一口酒,好整以暇。

    “政府悬赏令,悬赏米勒币九百万。

    一刃飞刀,绝杀者李文。”

    怀中抱着灵能狙击枪,口中叼着子弹的荆风,怕方不朽孤陋寡闻所以介绍到。

    估计是赏金猎人做的多了,介绍人的时候,荆风总是喜欢加上这人的悬赏金额。

    “谁?”

    事实上荆风的担心非常正确,方不朽真的孤陋寡闻。

    毕竟这是个连晨曦十六人都不知道的家伙。

    “一刃定友敌,绝杀者李文。

    这人是一刃领地领主,有一柄飞刀定友敌的古怪习惯。”

    这是方才出言提醒方不朽的那个东方男子的介绍。

    “一刃定友敌?”

    对于方不朽这种从三岁开始就在丛林草原中混迹的人来说,就算是这么简单的字面意思都不能理解。

    “一刃飞刀,见面只出一刃,如果李文自己觉得你是友,那么他就不会出第二刀。

    如果他觉得你是敌人,那么恭喜你,你就惨了。

    不死不休!”

    东方男子手舞足蹈,眼睛里透露着羡慕。

    显然,对于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来说,这种有些东方大陆古典武侠小说中人物的习惯,真的很有杀伤力。

    “哦,就是先飞一刀看看,打不过就当朋友,打得过就不死不休。

    哇,这么看起来,这真是个无耻的习惯。

    趋吉避凶!

    难怪他能活到现在,是个人物。”

    方不朽口中嘟嘟囔囔,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小。

    荆风能听到,坐在方不朽身侧的东方男子能听到,而李文也刚刚好能听到。

    “哈哈哈哈,妙哉,方不朽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

    店家,这三人的帐挂在我李文头上。”

    被称为绝杀者的李文,举起酒杯示意。

    方不朽,同样举起了酒杯。

    而他的右侧,原本站立的荆风来到那个东方男子的身旁坐下,手中的灵能狙击枪也不见了踪影。

    “喂,你叫什么名字?”

    方不朽回应了李文后,没有理会周围的那些指指点点。

    看向了那个东方男子。

    “我…我叫墨不行。”

    墨不行嗫嚅着嘴唇,看样子很害怕,却又带着点激动。

    “不行,不行!

    你这个名字可不怎么样,哪儿有人叫自己不行的。”

    方不朽皱着眉头,觉得墨不行的父母铁定是没什么文化。

    “母亲说,为我取名不行的意思是,人处处不能骄傲自满,要谨记不行二字。

    人力有穷时,不行就不行吧,只有活着才有行的可能。”

    墨不行,难得的抬起了他原先一直低下的头颅。

    用自己的眼睛,就那么看着方不朽。

    方不朽被他的目中的意念震撼到了。

    “你母亲是个很好的母亲。”

    寡言少语,一向闷骚的荆风难得的夸奖道。

    而方不朽一反常态,不言不语,只是将自己的宝贝黑白电视机紧抱怀中。

    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

    “嗯,我母亲确实很伟大,我一直都知道的,所以我一直都听母亲的话。

    母亲说保命要紧,所以我逃命的本事自认为天下无双。

    母亲说,人无完人只求无愧于心,所以我虽然入了领主军却从来没有鱼肉乡里。

    母亲是最好的母亲,只是母亲这几年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知道母亲就快要走了,永远的离我而去。

    我知道人生老病死,是天命难违,可是还是忍不住的一阵阵的心痛。

    呵!

    我这是怎么了,与你们两个陌生人说这么多。”

    墨不行,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就如同他方才一样。

    “人这一生,就是一曲离别的歌,这歌是喜是悲谁又知道呢。”

    方不朽此时真的有一种饱经了风霜的气质。

    这是经历,赋予他的,他经历过所以他懂得。

    “人贵在一往无前,岁月的河流太过漫长了。

    漫长到,苍龙都成了骨骼。

    漫长到,一切都变为灰飞。

    总得做点什么让这个世道记住我们才行。

    死亡是所有人从诞生就注定的结局。

    活着,轰轰烈烈的活着才不枉此一生。”

    荆风少言寡语,却句句经典。

    “嗯,母亲也常常这么说,所以我才会加入黑桃三领地的领主军。

    因为我想要见识见识这个时代。

    我想要知道,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五十米高的巨人,同时是不是也存在不足五十厘米的小矮人。

    我还想看看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人鱼,是不是真的有精灵。

    也想去看看将米勒克尔大陆,分为东西南北的不飞山脉和不渡海。

    这世界那么大,千奇百怪的事那么多。

    我都想看看。”

    墨不行,眼睛里冒着炽热的光。

    他激动的表达着自己的梦想,同时也期待着方不朽与荆风的回应。

    然而,他们并没有。

    墨不行,正说的兴起,却发现没人回应,以为是自己说的太烦了,停下了自己叙述的激情。

    “你刚刚说黑桃三?”

    方不朽与荆风面色古怪,异口同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