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偷香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中二病患者
    听到这里,罗书贤微微眯起鹰隼般的眼眸,身子微微前倾。

    我在彭家看了不少书,关于心理学的有稍微有所涉猎。所以我知道,这个动作其实是典型的感兴趣反应。

    一个爱才之人、乐意交朋友的人、手下鹰犬和产业众多的人,更是清楚王爷手下那些人的办事能力,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叫对症下药。

    “你想要什么?”罗书贤开门见山地问道。

    “跟你换个人吧,或者说借一段时间也行。”

    “我不知道聂麒麟的伤什么时候能养好,但等他出来我活不了。”我也不藏着掖着,诚恳地说道。

    “你知道钟天涯在我这?”罗书贤笑了,“王爷真是个妙人,我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没想到他原来早就知道了。”

    钟天涯,道上第五高手。

    按照王爷的情报上来看,应该是罗书贤费尽心思从明珠市那边挖过来的。

    只是金陵先有林鲲鹏、后有陈龙象,实在压得这个堂堂第五高手黯然无光。

    如果王爷的情报没有罕见地出岔子,那么这个钟天涯是个不折不扣的妙人,或者说奇葩也不为过。

    因为作为一个黑道排第五的高手,这货竟然没有一件案子背在身上!

    全是他娘的正当防卫,甚至还有“见义勇为”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操作。

    钟天涯动手不动刀,出手绝对有分寸。比起陈龙象和林鲲鹏两个杀星的威名,简直就是老实忠厚的好人。

    “如果你想让钟天涯杀人,大概是想多了。”罗书贤开口道。

    “不需要,他能保证我不被聂麒麟弄死就行。”

    我苦笑道:“聂麒麟双眼受伤很严重,恢复的可能性太小。我想钟天涯排名只比他低一位,应该当保镖够了。”

    罗书贤一口答应下来,但却告诉我得看钟天涯的意思。他会安排我们见一面,自己也当说客,但不保证钟天涯会不会答应。

    随后罗书贤问我王爷旧部的信息,我直说带了个最关键的人来。更办了会员卡,现在还在学骑马。

    “肥球?”罗书贤恍然大悟,“肥球应该算少数死心塌地跟着王爷的人了,他当然知道哪些人绣花枕头不堪重用、哪些人真才实学能担重任。”

    随后他似笑非笑地看向我,又问道:“不过王爷的旧部,你让他交给我,他能答应吗?”

    “能。”我斩钉截铁道,“与其彭家用不了捱到他们一个个另谋别处,不如交给罗叔。”

    “九成白眼狼,留在彭家指不定也是反咬一口的局面。”

    “这事我早就跟两个主母谈过了,丢车保帅在所难免。”

    所谓的丢车保帅,就是明面上还能放出一个消息:现在彭家和彭家达成同盟了,那些虎视眈眈的人都悠着点。

    罗书贤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是在叹惋彭家支离破碎,一部分又一部分地被拆散?

    还是感叹所谓的朋友间交集,最后也难逃利益盘算?

    ······

    罗书贤和我一道出来见肥球,这可把肥球激动坏了。

    这货真像一个球似的,一骨碌干脆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把女教练吓坏了,连忙上前问他有没有摔着。

    所幸他脂肪极厚,那么高的马背也没摔出啥事。

    罗书贤对他还是挺客气的,两个人去一边谈话我也没参与。

    直到两人谈完后,肥球回来才有些感慨地对我说,没想到我还有这一手。

    一方面是摒弃无用的棋子换人,得到想要的钟天涯。另一方面是利用换人给出外界信息:彭家没倒,不信你去问问罗书贤。

    勉勉强强,算个一般水准的一石二鸟。

    送走肥球之后,罗书贤很快便让人开车,带我去找钟天涯。

    在路上,罗书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随后终于说道:“王爷的请报上,有没有关于钟天涯的性格描述?”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头道:“没有。”

    感觉王爷也没有见过真人,只是从各种渠道收集到的消息。只知道他的一些事迹,能分析出来的东西也就那么点。

    罗书贤露出一个古怪的神色,随后问道:“你知道中二病吗?”

    我整个人都石化了。

    就是那种沉迷于虚拟世界而无法自拔,渐渐与社会脱节的人?

    那种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那种鬼才?

    “你想说···”我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这个钟天涯是个中二病患者?”

    罗书贤肯定地点头道:“事实上他还有个外号,就叫钟二。”

    我后悔了。

    尼玛,我要下车!

    这什么道上第五高手,还没见面光听这个就很不靠谱了好吗?

    看看人家叶无敌多有逼格、陈龙象多么沉稳宁静,同样是道上的高手,你怎么就这么奇葩呢?

    我带着不祥的预感,终于和罗书贤来到一处郊区的中式庭院建筑。

    罗书贤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后,他干脆把钥匙扔给我让我先进去。

    看这个架势,这电话一时半会讲不完。

    于是我也没什么犹豫的,用钥匙打开院子的厚重木门,便走了进去。

    刚一进庭院,我就看到一个长头发的青年盘坐在房门口。

    光是他那个造型,就已经雷得我外焦里嫩。

    他穿着《火影忍者》动漫中“晓”组织的外套,黑色高领的披风,上面还绣着红色的火云。

    而在钟天涯的额头上,更是戴着一块护额。上面有《火影忍者》中木叶村的标致,那个标致还被一道划痕从中间毁掉。

    尼玛,啥意思啊?!

    上来就给我整个角色扮演,而且还是叛忍?!

    我真心被震慑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对上他的频道。

    然而我还没说话,这个闭上眼睛贼装逼的青年便睁开了双眼,一脸冷峻地看着我:“呵,果然木叶村的忍着还是找上门来了吗?”

    “我很好奇,你怎么能打破我布下的结界?”

    我看向身后的木门,大概猜到这就是他口中的“结界”了。

    我沉默半晌,心情复杂地举起手中的钥匙:“大概是用的这个吧。”

    青年懵逼了。

    有风卷起地上的落叶。

    气氛一时很几把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