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169章 萧书景坦白身份
    白娇娇嘴边所有的话被萧书景给打断,她眼瞳收缩震惊不已的看着他。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俊容苍白却满神情真挚看着自己的萧书景,她在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里看到认真。

    真的吗?

    她眼睛没花,耳朵没幻听?

    下刻,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她再次看到萧书景双眼和神情的时候,她的的确确看见他眼里的认真和神情的真诚。

    “你……你没事吧?”她惊愕的看着他。

    “……”萧书景看着白娇娇震撼的样子,他声音轻柔对她说“我没事,很正常。”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

    前些日子他还冷淡淡的,她也有心拉开彼此的距离。

    他忽然去一趟国外,再次回来他变得让她感到不同,感到清冷如霜的他想靠近自己,还对自己这么好。

    她唯一的想法,那就是她做了一个深层的梦境。

    梦。

    “我……可能没睡醒,在做梦吧。”她惊讶的望着他便要合上双眼。

    “你没做梦。”萧书景望着白娇娇嗓音低沉而磁性带着提醒。

    白娇娇连闭眼都来不及,她再次震惊的看着他,她没做梦,那代表她刚听见的全部真实。

    “你……”她看着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萧书景那放在白娇娇右手腕上的手微微收紧,他暗暗深吸一口气对她说“我有件事要和你……”坦白。

    “我要是清醒,那你是不是不清醒?”白娇娇感受到手上萧书景的微微用力,这让她心里一慌没等萧书景把话说完她立刻开口,然后再一次问他“你突然对我说一切听我的什么意思?还有我以前签下的条约作废又是怎么回事?”

    萧书景“我……”

    “这些和你送给我的礼物手链又有什么关系?”白娇娇反应过来之后心跳狂速跳动着,再次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先问他。

    萧书景说的话让她心里特别温暖和开心,但对于他的反常,让她有着太多的疑问。

    “萧书景,你不是云寒,你只是他的保镖,你根本无权替云寒做任何决定,特别他让我签下的所有条约,除非他亲自对我说那些婚姻契约和听你话的合约作废,否则你不能做主。”

    话罢,她又说“上次的合约我已经从新打印好,也签好名字就放在我床头柜内,你不要在这样乱弄了,你会没命,你要我提醒你多少次?”

    萧书景望着白娇娇眸底带着一丝无奈,他略显苍白的薄唇轻启语气带着坚定对她说“我就是……”

    “叮……”就在萧书景刚说完,白娇娇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这让正眉头紧蹙看着萧书景的白娇娇一惊,因为这次的手机凌晨不在是自己来电的铃声,而是响起古琴的琴声铃。

    若是别人来电单纯的铃声她就不接了,可这次的古琴铃声让她身体一僵连萧书景都顾不上的忙拿起床头手机。

    在她一看手机来电的电话号码,她急忙接了电话。

    “外婆……”她语气又急又欣喜若狂。

    因为好多年没有给她电话的外婆忽然来电话给她,而她平常也不敢联系外婆,毕竟外婆当年禁止她主动联系。

    多少年了,她给外婆单独设置的古琴铃声终于响起来,只要外婆打电话给她,铃声和别人永远不一样,同时她不管在做什么都会接外婆的电话,因为没有什么比外婆更重要的了。

    这刻,萧书景在听见白娇娇说起外婆两个字的时候,他一双看着她无可奈何的凤眸当即凝满意外与复杂。

    “外婆,你怎么不说话?”白娇娇只听见电话那头有人说话却没有听见外婆的声音。

    “喂,娇娇吗?我是你的李奶奶。”此时,电话那头响起了不是白娇娇外婆的声音。

    白娇娇当即一怔,怎么不是自己的外婆?她忙问“我在,我是娇娇,李奶奶怎么了?为什么我外婆的手机在你手里?”

    “娇娇,你空不空啊。”李奶奶说着乡下的方言问白娇娇。

    “我……”白娇娇说话间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她又说“我下午有部电影开机仪式要参加,不过李奶奶你有事说,是不是我外婆怎么了?”

    “不要让她回来!”此刻,电话那头响起一声坚决反对的声音。

    白娇娇听的特别清楚,那是外婆的声音,外婆的声音永远那般用力带着锐利。

    多年没有听见外婆的声音,那怕听见外婆不让她回乡下,就光听见声音就够让她鼻子一酸眼眶发热,眼泪在眼中弥漫。

    “外婆……”她哽咽出声,“你就不能见见我吗?这么多年了,我长大了,我一个人能够应对一切了。”

    “娇娇啊,你别哭,你知道你外婆的性子倔的不行。”李奶奶听见白娇娇的声音不由安抚着,然后又对白娇娇的外婆说着,“端木雅,你怎么越老越糊涂啊。你女儿舒雅去世很多年了,你就这么一个外孙女亲人,你多年不见她就算了,可你现在腿都摔断了,你还不让她回来,你到底怎么想的?”

    这刻,白娇娇在听见外婆端木雅的腿摔断之后,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子苍白如纸。

    “总之不允许娇娇来见我。”此刻,白娇娇的外婆端木雅当即拒绝。

    白娇娇听着外婆端木雅这句话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的落下眼泪,因为她在外婆的语气中听出排斥。

    排斥她吗?

    从妈妈李舒雅去世之后,她很乖的听着外婆的话,外婆不让她回乡下见面,她就再也没有去过乡下。

    那怕有时候工作路过外婆家,她也从来没有进过家门。

    现在外婆受伤还不要见她,难道她唯一的亲人外婆也不要她了吗?

    此时,萧书景在看到白娇娇眼泪夺眶而出的时候,他原本嘴边要向她坦白自己才是云寒的话被硬生生给咽下去。

    他一双凤眸凝满疼惜,下刻他俯下身抬手纤长的指尖动作轻柔的将她脸上的泪珠拭去,然后他松开紧握着她的手长臂一伸将她搂入自己的怀中。

    这刻,白娇娇浑身一僵,她泪眼模糊的看去只能看到萧书景俊美的侧脸,还有他搂着自己有力却充满力量的臂弯。

    萧书景微微转头看向怀里的白娇娇,便看到她难受的望着自己,他在的眼里看见很多情绪,但更多是她的难过。

    他呼吸一窒,看见她眼中一滴泪水慢慢落下的那刻,他心中刀绞的心疼,长久的思念再也压制不住的疼惜让他低头轻轻地吻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