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盗梦者 > 第八百章 吉祥天女宝镜
    还好,他们这些人总算是没有白白的付出生命,就在他们之中最后一个人也在这丁隐的血神子分身的扑击下,变成了一具干尸的时候,白道子也终于强提体内的战气,一口气跑到了数百米开外,眼看着就要脱离出丁隐的视线。多少,也算是和丁隐拉开了不少的距离吧。

    不过,很显然,吸收了大量的兵家子弟的丁隐,在尝到了这些修行兵家所独有的战气能量的兵家子弟的好处后,根本就不想放白道子这个看上去就知道大补的目标离开。这不,都不等他身边的这几道血神子分身狩猎完毕,这丁隐就已经从自已目前所占据的这个身体之中蹿出,在空中化作了一道飞射而出的血光,就这么朝着白道子的后心就射了过去。

    这么些天下来,说实话,丁隐对他所占据的这具肉身,并不怎么满意,这一路行来,他自已也早就有了想要重新寻觅一具上好肉身的这个打算,如今在这里,他所碰到的这些个兵家子弟,一个个体内的血气全都充沛得很,倒也算是符合他的要求,尤其是在遇到了白道子之后,这个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兵魂境巅峰境界的白道子,更是被丁隐一下子就列为了自已的夺舍对象。

    有了决断的丁隐,可不会放任这么一具上好的肉身逃离出去,所以,在他脱离出自已目前所占据的这具肉身的同时,他就已经没再打算回来,他的算盘打的很是精明,有了白道子这具肉身在这,谁还会再想要回去占据一具又老又丑的肉身啊。

    只是,用血神子分身夺舍过好几次的丁隐,却没有想到,就在他飞速射出,准备扑入白道子体内夺舍的这个当口,在白道子这边,却是从密林的一边,猛的就蹿出一个身穿大红衣裙的艳丽女子。这个女子在那里碰到了正亡命飞逃的白道子之后,出于戒备的心理吧,双方全都在那里作出了防守的姿态,就这么彼此小心的错身而过,再然后,满心欢喜的准备夺舍白道子这具肉身的丁隐,就在愕然与不甘中,刷的一下,就这么突然的扑进了这名红衣女子的体内。

    “啊,什么东西,不好,竟然有外邪想要夺舍本会主,真是好笑,听吾法咒,白莲花开,弥勒降生,无生老母,真空家乡,天女宝镜,颠倒乾坤,吉祥天女,普覆人身,转……”!

    这名红衣女子,看样子,也是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冒冒然的就这么一头扎了进来,等到了她看清了这边一地的干尸,正想要离开的时候,却早已经来不及了,一心想要夺舍的丁隐,却已经将自已的真身所化的那道血影透体而入的射入了她的体内。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在奉天那边率众偷袭梓霞,最后被梓霞给整得灰头土脸亡命而逃的那位妙道会的会长谈轻烟了。

    谈轻烟也是倒霉催的,自从那天逃离梓霞的追杀之后,都不容她和大祭神汇合到一块,远在魔都那里调兵谴将的大祭神,就已经通过电话,向她下达了前往蜀川这边的天尸宗的这个任务。

    这天尸宗,本来和大祭神定好了的,到时候,在大祭神发动自已的斩龙计划时,天尸宗的宗主黄良,会亲自出面,为大祭神这边,将蛰龙三老中的任意一位给牵制住,并会派出一队人手,同大祭神这边的人马汇合,然后一块实施这个斩龙计划。

    可是,就在整个斩龙计划马上就要发动的时候,大祭神这边却突然发现,早就已经和他们说好了的天尸宗这边,竟然和他们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要知道,这天尸宗这边,除了会在斩龙计划开始实施时,会派出一队人手来和他们共同行动的同时,他们天尸宗的宗主黄良,可是还担任了狙击蛰龙三老中的任意一人的重要任务。如果天尸宗这边要是发生什么变故的话,那对大祭神这个计划将会有极坏的影响,说不得,到时候一着不慎,他们这些好不容易被大祭神凑到一起的联军,在计划开始行动后,就真的有失败的这个可能。

    所以,在经过了一番的考虑之后,谈轻烟这个长相艳丽诱惑十足的女子,就直接被大祭神给派了过来,大祭神在谈轻烟动身的时候,就早有嘱咐,只要天尸宗这边答应出手,那么,他们这边,就算是再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答应下来。

    这次过来,因为斩龙计划马上就要实施的原因,谈轻烟的那些手下,全都被大祭神给留在了魔都那里,所以,这次入川,谈轻烟是一个人来的,更倒霉的是,她还没找到天尸宗的所在的时候,竟然就遭遇到了血魔神君丁隐这个活了上千年的大BOSS。并且,还好死不死的被对方用血神子真身侵入了自已的身体之中。如果她要是没有什么防护手段的话,恐怕,等待着谈轻烟的,就只有被吸成干尸和被夺舍这两个下场。

    不过,如果这丁隐在一进入这谈轻烟的体内,就马上发动自已的血神子能力,开始吸食这谈轻烟的精血真元的话,那么,恐怕这谈轻烟除了变成干尸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言。但是,丁隐在入体之后,因为早就有所定计的原因,所以,他那怕明知道自已进错了身体,也依然在进入到这谈轻烟身体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将自已的这道血神子真身给汇聚到了谈轻烟的紫府之内,想要靠着自已的血魔神功的奇异神通,一举将这具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和魅力的肉身给侵夺成功。

    但是,让丁隐没有想到的是,这谈轻烟因为修行了吉祥天女清静观想法的缘故,她一生最不怕的,就是这种类似于天外邪魔夺舍之类的事情了。

    这谈轻烟所修行的这门吉祥天女清静观想法,和梓霞所修行的梦观成就法差不多,都是靠着自身由虚入实的观想不同的天地万物万象中的神灵器物,以达到自身超脱的最终目的。

    这吉祥天女清静观想法,行的就是以心眼神念凭空观想出吉祥天女的法相,然后以特殊的手法,将该天女的法相模样,灌入到谈轻烟师尊所传下来的这面吉祥天女宝镜中来,然后,随着她每天的刻苦观想,渐渐的,镜中的这具吉祥天女法相,就将会越来越凝实,到最后,由虚化实的变成一尊真正的来自于自在天的吉祥天女。而后,因为可以和镜中的这具天女法相真灵相通意识互换的原因,修行高深处,这具吉祥天女法相,也将会变成这谈轻烟的一具类似于分身的存在。

    目前,虽然说谈轻烟的这门功法修行的还不算太到家,可是,她毕竟也已经下了二十年的苦功,在这面吉祥天女宝镜的帮助下,镜中的天女法相,也早就已经产生了不少的灵性,并可以辅助谈轻烟施展出不少属于吉祥天女所独有的魅惑术法。

    这面吉祥天女宝镜,其实,就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空间一样的空间容器,只是,这个宝镜中的空间却是如同一个监牢密室一般小得可怜。并且,在这宝镜空间之中,除了拥有不少的灵肉交合淫邪欲念所组成的奇异能量外,并没有什么灵气存在。所以,对于谈轻烟来说,这面宝镜,是一面可以辅助她修行吉祥天女清静观想法的一件神器,但是,对于没有修行这门秘法的人来说,这也只是一件什么用处都没有的垃圾废物而已。

    这么多年的修行生涯下来,那怕是用水磨工夫,这面吉祥天女宝镜,也早已经被谈轻烟给祭炼成了自已的本命法宝。如今在感觉到丁隐的血神子真身的夺舍举动之事,对此无所畏惧的谈轻烟连想都不想,直接就摧动了吉祥天女观想这门秘法,利用这门功法的神奇功能,一下子就将正满门心思的准备夺舍谈轻烟身体的丁隐给投入到了这面吉祥天女宝镜之中。

    “哈哈哈哈,让本会长看下你都有那些好处吧,咦,血魔神君丁隐,蜀山剑修传承,血影神功,好神奇的功法,好奇妙的缘法,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这蜀山剑侠传中的血神子丁隐居然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说起来,这丁隐在当初的修行界中,也算是一号魔君巨头了,只可惜,到头来,却是白白的便宜了本会长,哈哈哈哈,有了这尊血神子真身法相在,本会长那里还需要再观想什么吉祥天女啊,直接观想这血神子真身就可以了,到时候,这尊血魔神君丁隐,可就是本会长的一尊分身了,哈哈哈哈,等本会长观想成功,到时候,这天下将再没有本会长的一合之敌,哈哈哈哈,梓霞,你就等着本会长亲手将你给诛杀当场吧……”!

    在将丁隐给转入到了这面吉祥天女宝镜之中后,刚刚还在镜中的那尊吉祥天女法相,马上就化作了一股子浓郁的欲念之力,散入到了镜面中的这个空间之中。并在这个空间中,化作了无尽的束缚之力,将丁隐给牢牢的限制在不大的空间中动弹不得。并且,随着这些天女所化的欲念能量的侵入,丁隐这尊强捍无比的大魔头,竟然也渐渐的垂下了双眼,在那里有了要陷入深眠之中的迹象。

    这,就是这面吉祥天女宝镜的最大功能了,不管你是再历害的魔物神灵,在被封禁进这面镜子之中后,只要你的实力没有当场突破出这面镜子空间的束缚,那么,从此之后,你也就只有被这面镜子中的那些欲念能量同化的这一结果。到头来,任你修为再高神通再强的人物,也只能在镜面中被镜子的主人通过各种观想和转化的手法,慢慢的转化成镜子主人的一尊分身。

    除了这个功能之外,这面镜子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可以让其主人完整的读出被封禁到镜子空间之中的人物目标的记忆之中的一些功法和秘法。从而,获知到对方所掌握的各种修行功法。象这谈轻烟,在将丁隐给封禁进这面吉祥天女宝镜之中后,马上就从对方的灵魂意识之中读取了对方所修行的所有功法。不管是丁隐当初在蜀山之时所掌握的剑修功法,还是他叛出师门之后所修行的血影神功,全都在第一时间就被谈轻烟给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说起来,这也是谈轻烟的运气所在,在孙不醒没有穿梭回来之前,这谈轻烟,可也是遇到了丁隐,只不过,那会的丁隐,在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恢复期之后,他的修为,早已经恢复到了自身的巅峰境界,当时这谈轻烟虽然还没有机会被丁隐夺舍就被其收服成了自已座下的血姬,可是,以丁隐当时的修为,就是对这谈轻烟展开夺舍,恐怕靠这面镜子,谈轻烟也无法将丁隐给困在其中。这,就是时间差的最大区别。

    这会的丁隐,才刚刚从蜀山脱困而出,正处于人生中,修为最为低下的虚弱期,都不用多等,只消再给丁隐半个月的时间,恐怕谈轻烟的这面宝镜就无法将其困入其中了。不过,这也正是人家谈轻烟的运气不是。

    在获知了这道血神子真身的真正身份和来历之后,谈轻烟在那里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她此时可没空去注意高速逃离此地的白道子,在获知了丁隐身上所独有的血影神功和蜀山最为正统的神奇剑修功法后,这谈轻烟的信心,一下子就膨胀到了最高点,并且,她也马上就下定决心,将自已的吉祥天女清静观想法给改变了一下,将镜中的丁隐这尊血神子给换成了自已所要日常观想修行的对象和目标。在谈轻烟看来,只消自已将丁隐给转化成其本身真正的一尊分身的话,那么,不管她自已能不能修行成功蜀山剑派的剑修功法,以她的实力,也将会横行天下无人能敌。什么梓霞大祭神蛰龙三老的,到时候,全部都不再是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