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尘天之下 > 第二十八章 五大禁忌
    果不其然,在君尘和马忠降落到唯一保留着桃源村旧建筑:学堂的时候,陆先生已经走到了门外,迎接他们。

    “两个多月不见,大王神采奕奕,是更胜以往啊!”陆先生笑道。

    “哈哈,陆先生这可真是折煞我了。”君尘道,“哪有先生风采依旧啊!”

    “哦?马忠的天资和潜力,似乎有所恢复啊!”陆先生道。

    “陆先生真是慧眼,幸得大王相助,我才能够开始恢复。”马忠道,“若不然,我的实力长此以往,怕是会错过升龙之地的机缘。”

    “陆先生,现在我的大辛王朝已经初步建立,正是需要海纳百川,不拘一格用人才的时候。”君尘道,“君尘厚颜,再次来请先生出山助我成就霸业!”

    面对君尘一上来直接切入主题,陆先生也只好郑重回应:“大王,请恕在下无礼,在下仍然没有入仕的打算!”

    “先生如此大才,偏安于一隅之地,这是多大的浪费啊!”马忠道。

    “马忠说得对,如此大才却弃之不用,岂不可惜?”君尘道,

    “哈哈,大王这次前来如果只是为了让在下出山,那在下只能令大王失望了。”陆先生道,“若是来找我叙叙旧,看看桃源村的村民,那就请入屋里喝口茶。”

    面对陆先生的逐客令,君尘没有犹豫,直接入内,坐等品茶。

    虽然心有不甘,但这一次的失利,君尘预先也考虑到了这个情况。

    很快陆先生就泡好了茶:“赵信这小子最近觉醒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虽然还不够稳定,暂时不能驾驭,但假以时日,他的成长一定会令你震惊。”

    “觉醒了?”君尘问道,“那他觉醒的力量可是雷霆之力?”

    “大王你似乎对赵信的能力,了解很多啊!”陆先生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他所说的话,却表明了正如君尘所言。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雷霆之力的残留,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好朋友来过呢!”君尘道。

    “除此之外,他的速度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即便他现在只有通凡四重天,可是他的速度,就连初入通玄之境的人,都未必能追的上他。”陆先生道。

    “嗯。”君尘点点头,“雷霆和速度本来就是相伴生,如果说到雷霆之力的使用,我觉得我的好朋友足可胜任!”

    陆先生没有说话。

    君尘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尘天之下尊师重道,除非为师的能力确实不足以教导徒弟,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徒弟改投门墙的。

    “君尘唐突了,还望陆先生别往心里去!”君尘道。

    “其实在下并不介意,有其他人来协助我指导我的学生,只是赵信的天赋过于惊人,越少人知晓,对他越好!”陆先生道。

    “我明白了。”君尘道,“对了,我还有个疑问,想要请先生解惑!”

    “你问吧!只要在下所知,定当如实相告!”陆先生道。

    “陆先生可对司马琛有所了解?”君尘问道。

    “司马琛?”原本无比淡定的陆先生,神色瞬间变得凝重,“他现在不是效力于你吗?你问他做什么?”

    “看来先生的确知晓,是不是有何难言之言?”君尘问道。

    “若是二十四年前,在下的确不能告诉你,因为那时候的他们,就是一个禁忌,天下没有几个人敢对他们议论纷纷!”陆先生道。

    “哦?竟有如此威慑力?”君尘问道。

    陆先生手腕儿一翻,一道空间结界瞬间形成:“我实话告诉你吧!司马琛以前是大兴天朝的丞相。在大兴天朝有五大禁忌:圣上、圣后、禁军统领、天下兵马大元帅、丞相。”

    “大兴天朝?丞相?五大禁忌之一?”这次轮到君尘惊讶了。

    司马琛是大兴天朝的丞相,而父亲君啸臻是他的至交好友,那么父亲也极有可能是五大禁忌之一。

    圣上,不大可能;圣后,直接排除;最有可能的就是禁军统领和天下兵马大元帅了。

    而君尘自己当初能够混到禁军统领的位子,自然是离不开父亲的指导。所以君尘更加倾向于禁军统领。

    君尘仿若一下子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兴天朝啊,那所享受的气运岂止是自己现在的千倍万倍。

    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一个二代?君尘心中忽然萌生出一股赢在起跑线上的优越感。

    但随即,更大的问题就来了。既然父亲拥有如此实力,那当初死神殿围剿血影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出现?

    君尘相信,只要父亲出现,死神殿那群乌合之众,不过是挥挥手的事儿。

    可是,君尘经历撕心裂肺之痛,心如刀绞,父亲的身影,却从不曾出现。

    陆先生瞬间就觉察到君尘神色的变化:“怎么了?大王何故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哀伤?”

    “没事,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君尘道,“陆先生,你继续讲司马琛吧!”

    “绝世天才。”陆先生道,“兵法谋略皆为当世第一人,迄今为止,凡他所谋,几乎百分之百成功,只有唯一的一次失败。这一次失败,也预示着大兴天朝的覆灭。”

    “陆先生,你见多识广,可以跟我讲讲大兴天朝的事情么?”君尘问道。

    “哎……”陆先生叹了一口气道,“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这句话,怎么感觉这么耳熟呢?君尘仿佛想起了,自己每次问道母亲的事情,父亲总会用类似的话语来搪塞。

    以前君尘认为父亲就是在搪塞,而现在随着他格局的提升,确实发现自己的实力太弱。

    陆先生道:“关于司马琛我也不想多说,只是我告诉你,他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哦?此话怎讲?”君尘虚心请教。

    “在大辛王朝没有达到一定实力之前,你可以对司马琛百分百的信任。”陆先生道,“一旦实力足可晋级皇朝中国,一定要小心防范。因为他对大兴天朝忠心耿耿,很有可能会把大辛当成复兴大兴天朝的嫁衣!”

    君尘听后,经过一阵思索,最终还是选择相信父亲的话:“我想不会的!”

    “何以见得?”陆先生道。

    “因为他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绝对信得过!”君尘道。

    “你父亲的至交好友?那敢问你父亲的尊姓大名?”这下子轮到陆先生吃惊了,小心翼翼问道。

    “家父君啸臻!”君尘很淡定的把父亲名字说了出来。

    “……”陆先生听后面无表情,脑袋当场当机。

    “先生,先生?”君尘伸出手,在陆先生眼前晃悠了很多次。

    陆先生这才回过神来道:“大王,请原谅我的失态,今日时候不早了,在下有些累了。”

    说着陆先生便起身行礼,以示逐客。

    君尘和马忠也起身回礼。

    “那好,明日君尘再来叨扰先生。”君尘道。

    马忠则是皱着眉头,紧盯着陆先生,想要推算些什么,可是什么都算不到,但他敢肯定,陆先生绝对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以致于陆先生如此失态,甚至连话都不敢继续说下去。

    “说到大兴天朝,我在大齐帝朝也有过一些耳闻,只是知之甚少。”马忠道,“只知道他们很强大,横空出世,三年晋级帝朝,五年晋升皇朝,八年晋升天朝,从王朝到天朝仅仅一十六年,势不可挡。”

    “我现在倒是不着急,知道关于大兴天朝的事情了。”君尘道,“看到陆先生如此失态,我已经可以断定,我父亲极有可能也是五大禁忌之一。”

    “嗯,能与司马琛作为至交好友,至少是同一级别的人才可以!”马忠道,“这点我觉得也没有丝毫疑问。”

    “这天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君尘道,“以前不知道答案的时候,拼命地想要去寻求一个答案,而现在答案明明就在眼前,我却不着急刨根问底了。”

    “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过的会很幸福。”马忠深有同感道,“知道的越多,烦恼越多。以前我不知道驱魔龙族代表什么意义的时候,过的很开心。”

    “后来,当我得知了驱魔龙族的真正含义时,我终于明白这是一道世代相传的诅咒,是一个无限沉重的包袱,也是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马忠继续道。

    “……”君尘张张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关于驱魔龙族的马家,君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们是被天命诅咒的家族,诅咒世代相传。

    不过,有些诡异的是,在君尘的印象中,马家代代应该都是女天师才对,这突然出现了一个马忠,绝对是个异类。

    “大王,我对驱魔龙族的秘术,拥有绝对的天资,可以说我马家的驱魔之法,我全部都学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道行的提升异常的艰难。”马忠道。

    “道行这东西,是需要一点一滴积累的,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慢慢来吧!我相信,只要你的天资和潜力恢复,道行一定不会拉下的。”君尘道。